<label id="tmwol"><source id="tmwol"><meter id="tmwol"></meter></source></label>

<tbody id="tmwol"><pre id="tmwol"></pre></tbody>
    <progress id="tmwol"></progress>
    <th id="tmwol"></th>

    <button id="tmwol"><object id="tmwol"><input id="tmwol"></input></object></button>
    <dd id="tmwol"><track id="tmwol"></track></dd>

    <button id="tmwol"><object id="tmwol"><menuitem id="tmwol"></menuitem></object></button>

    主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 能源局号召核企商拟核电利益格局

    能源局号召核企商拟核电利益格局

        迟迟未能重启的核电行业,正在经历内部的煎熬。据获悉,国家能源局已经召集了中国核电三大技术企业——中国核工业集团(下称“中核集团”)、中国广东核工业集团(下称“中广核”)以及国家核电技术有限公司(下称“国核技”),商讨未来的技术合作与转让的问题。
        因为,在未来的规划中,国核技掌握的第三代核电技术AP1000将成为主流,一旦核电行业重启,中核和中广核将处于技术引进的被动地位。为了平衡技术能力将导致的利益分配不均,国家能源局正在设想权宜之策。
    万亿利益争夺
        “国家能源局召集了中核、中广核以及国核技,开了几次会,就是为了探讨今后核电重启之后,大家的技术合作问题以及技术转让费用怎么办。”一位来自核电行业的高层人士向记者透露,“现在,这三大央企在这个问题上都非常纠结,谁都不愿意自己今后处于利益分配的弱势。”
    自从2011年3月,福岛核电站事故以来,中国停止了一切关于核电站的项目审批,直至目前为止,核电行业唯一获得的进展是,5月31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再次听取全国民用核设施综合安全检查情况汇报。
        在这次会议上原则通过并同意公布《关于全国民用核设施综合安全检查情况的报告》和《核安全与放射性污染防治“十二五”规划及2020年远景目标》,并向社会征求意见。
        《2020年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和《核电安全规划》已经制订完成,并且报送国务院。一旦这两个规划通过审批,核电行业将正式重启。
        知情人士透露,《核电安全规划》指出,要使用最先进的技术和最严格的安全措施,“这意味着只有AP1000的技术能够达到这一水准。”
        同时,一位来自核电企业的人士表示,“从目前我们掌握的数据看,所有的技术指标,只有AP1000能够满足,其他的技术满足不了。”
        然而,在福岛核事故之前,按照分工,中核集团主要致力于自主知识产权的二代半技术,中广核也致力于从法国引进三代核电技术,国家核电技术公司则是为引进美国西屋AP1000技术而专门成立的企业。
    按照现在的技术路线,只有国核技的技术能够在核电重启中“过关”,并占有巨大的经济利益份额。
        有数据称,假设2020年核电运行装机达到6000万~7000万千瓦,那么将新建约3000万千瓦。按照目前国内100万千瓦的机组平均造价150亿元计算,这预示着未来市场规模将达上万亿元。
    而这上万亿元的市场技术基础将来自于AP1000技术。“现在技术格局是这样的,其他两家都认为国核技目前是技术垄断,今后有可能产生过高的技术转让费用。”上述人士表示。
    技术背后的上市利益
        对技术的掌握直接影响着企业更大的利益。
        据了解,近日,中核集团欲通过中国核电这一平台将核电业务打包在A股上市,目前IPO环保初审意见已经过关,拟募资1735.24亿元。有分析认为,在核电市场上的技术地位,也必将影响其在资本市场上的表现。
        此外,国核技也有上市安排,“我们正在进行一些前期的装备工作,也许到年底会有明确的计划。”国核技内部人士向记者表示。
        此外,中广核已通过全资子公司中广核铀业发展有限公司悄然入主香港上市公司维奥集团,从而实现其旗下铀业务借壳上市。但是中广核对核心部门的上市迟迟没有发表官方说法。
        面对这三大央企,未来面临的宏远规划,如何划分技术利益成为了当务之急。其实,在国务院发表对核电规划的态度之前,中核和中广核也曾经苦苦挣扎过。
        因为福岛事件发生后,国务院认识到第三代核电技术的重要性,从而确定了第三代核电技术的路线。但是,此时,中核和中广核已经大范围应用二代加技术,因此两家核电集团积极附加技术,推出了ACPR1000和ACP1000。
        但是外界并不看好这些技术,认为完全不同的技术路线,硬性附加了安全装置。
        “能源局还是希望两大技术公司能够采用AP1000技术。”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盲目的技术改进,不符合国家的要求。”
    国核技“让步”
        目前,国际尚没有成功的第三的核电技术电站,但是国核技负责的海阳和三门两个三代技术的核电站发展比较顺利。在技术转让方面,国核技付出了40亿美元的转让费用,支付给美国西屋。而“现在,这一价格绝对不可能实现技术转让,中国在引进AP1000的时候,绝对拣了一个大便宜。”
        “我们领导的态度很明确,愿意和其他企业分享技术。转让费用还是其次考虑的问题。”国核技人士向记者表示。
        记者从另一渠道获知,“最终,国核技与中核和中广核,极有可能以造价10%技术转让费进行合作,这是比较低的转让费用了。”
        中广核人士不愿对此发表评论,而中核集团未就此事给予记者答复。
        虽然项目审批进展缓慢,但是未来中国引进第三代核电技术的建设方式,已经得到了目前国内三大核电公司的认同,即建立统一标准,统一图纸,以标准模式快速建设核电站。
        “目前,我们已经制订CAP1000的标准,未来和中核集团、中广核集团共同应用推广。”国核技董事长王炳华在今年两会期间向记者透露,“一旦标准得以应用推广,未来建设核电站的效率将大幅提高。”
    其中一项最重要的内容就是“统一图纸”。
        今后建设核电站的模式,“标准图纸占设计的80%,不同的厂址适用性图纸占20%。”王炳华透露,“这样有利于提高安全评审和监管效率。”
        国家能源局对核电重启表现谨慎,其官员表示,“2012年核电重启还是值得期待的。”
    核电技术发展史
        第一代核电技术:即早期原型反应堆,主要目的是为通过试验示范形式来验证核电在工程实施上的可行性。
        前苏联在1954年建成5兆瓦实验性石墨沸水堆型核电站;英国1956年建成45兆瓦原型天然铀石墨气冷堆型核电站;美国1957年建成60兆瓦原型压水堆型核电站;法国1962年建成60兆瓦天然铀石墨气冷堆型核电站;加拿大1962年建成25兆瓦天然铀重水堆型核电站。这些核电站均属于第一代核电站。
        第二代核电技术:第二代核电技术是在第一代核电技术的基础上建成的,它实现了商业化、标准化等,包括压水堆、沸水堆和重水堆等,单机组的功率水平在第一代核电技术基础上大幅提高,达到千兆瓦级。
    在第二代核电技术高速发展期,美、苏、日和西欧各国均制定了庞大的核电规划。美国成批建造了500至1100兆瓦的压水堆、沸水堆,并出口其他国家;前苏联建造了1000兆瓦石墨堆和440兆瓦、1000兆瓦VVER型压水堆;日本和法国引进、消化了美国的压水堆、沸水堆技术,其核电发电量均增加了20多倍。
        美国三里岛核电站事故和前苏联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事故催生了第二代改进型核电站,其主要特点是增设了氢气控制系统、安全壳泄压装置等,安全性能得到显著提升。此前建设的所有核电站均为一代改进堆或二代堆,如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的部分机组反应堆。我国目前运行的核电站大多为第二代改进型。
        第三代核电技术:指满足美国“先进轻水堆型用户要求”(URD)和“欧洲用户对轻水堆型核电站的要求”(EUR)的压水堆型技术核电机组,是具有更高安全性、更高功率的新一代先进核电站。
        第三代先进压水堆型核电站主要有ABWR、System80+、AP600、AP1000、EPR、ACR等技术类型,其中具有代表性的是美国的AP1000和法国的EPR。中国已引进AP1000等技术,分别在浙江三门和山东海阳等地开工建造。
        第四代核电技术:第四代核电是由美国能源部发起,并联合法国、英国、日本等9个国家共同研究的下一代核电技术。目前仍处于开发阶段,预计可在2030年左右投入应用。第四代核能系统将满足安全、经济、可持续发展、极少的废物生成、燃料增殖的风险低、防止核扩散等基本要求。
     
    (责任编辑:wzxny)